游戏

杨念群观察历史的极端状态之标志性事件史

2019-05-22 04:5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杨念群:观察历史的极端状态之标志性事件史

编者按:2014年4月18日下午14点半,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办了当代学术开放讲堂第五讲:寻找历史观察的 中间状态 。杨念群,新史学派代表人物,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主要着作有《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 三大知识群体互动之比较研究》、《空间 记忆 社会转型- 新社会史 论文精选集》及《杨念群自选集》等。主持《新史学》丛刊(中华书局版)及《新史学:多元对话》系列丛书。主要学术兴趣是中国政治史、社会史研究,并长期致力于从跨学科、跨领域的角度探究中国史研究的新途径。 观察历史的极端状态之标志性事件史 为什么要把历史看作观察历史?要放在一个中间的状态来观察,因为我们平常谈论历史的时候跟艺术一样,都特别容易走极端。 种极端状态是标志性事件史,即时间永远高于空间,马克思主义作为社会学范畴被史学家过度使用。内部支撑的逻辑主要是五种生产形态、三大高潮、八大运动的革命史、现代史以及一体两面。在这样的体系下对事件进行道德判断时,往往利用非黑即白的标准,容易陷入相互矛盾的尴尬境地。 看历史的时候我们头脑里首先闪现的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和人物。比如说想到民国,就会想到袁世凯、孙中山,当代想到毛泽东,这是人物、事件。人物跟事件之间是有对应关系的,孙中山一定跟辛亥革命有什么关系,毛泽东一定跟1949年建国和共产革命有什么样的关系,所有的这些都算是一个历史叙述中非常正常的现象,但确是一种极端的被构造起来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受什么样的影响?我认为是受到社会学结构的分析法影响比较大,也就是受到马克思或者说被庸俗化的马克思主义的影响。马克思如果不是作为一个意识形态的政治人物来看,那就是被作为一个社会学家来被中国的历史学所过渡的使用,也就是马克思也是在被消费。消费重要的结果就是构造出了我们对历史学非常条块、分割,非常极端化,非常标志性的一种解释。所以我们头脑中首先想到中国的历史就是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阶段这样一个概念。

厦门今日温升至19℃ 明后天将达到21℃至22℃
辣一点?甜一点?85分出街妆容如何打造
高考前饮食需卫生清淡早餐忌吃油条、煎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