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同享经济的中国法则为何爱日租死了小猪短租

2019-05-14 20:1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弈 创业家

在中国,同享经济已不是陌生辞汇,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享受它带来的福利。但是,中国的同享经济真的一帆风顺吗?这个舶来品在移植到中国的过程中,产生了哪些改变?它未来又将如何发展?洞察这些,才是捉住中国共享经济风口的关键。

共享经济在中国已不陌生。平时上下班坐着Uber的车,或者约个顺风车;晚上在各类私厨App上寻觅美食;假期开着PP租车租来的私家车自驾,通过Airbnb住在当地人家里;乃至P2P理财产品,也是将闲置金钱进行共享。这已经成为都市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慢慢酝酿颠覆和革命的气力。

但不论是Airbnb、Uber这些国际巨头,还是国内各类照搬国外模式者,在中国落地时都产生奥妙的不和谐,不管是政策的抗力,还是文化的鸿沟,这类微妙,让共享经济变味发酵,酝酿出带有浓厚中国特色的模式。

恐怕只有深刻领悟此点的创业者,才能在中国站稳脚根,谋求可持续发展。

同享经济的中国之路

共享经济并不复杂,人们通过互联把闲置资源分享出去,从而实现实时交易,并以此形成人与人的连接。

几年前,Airbnb还在质疑声中风雨兼程,如今类似的分享式站平台已遍布各地。共享经济切切实实渗透进了生活,并发挥革命性的摧毁力,将传统生产关系冲击得支离破碎。

2011年,《时期》周刊将共享经济列为10大改变世界的创意之一。所有权被使用权代替,交换价值被共享价值代替,共享经济在形成趋势,形成文化,渐渐颠覆原有的价值链条。

2015年6月,Airbnb完成了1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估值已达255亿美元,几近成了同享经济的代名词。但实质上,Airbnb征服中国之路,走得并不顺利。其中的原因是,Airbnb对中国市场深浅不知,没有进行切合时宜的运营、推广和维护,终被中介和二手房东占领,想找真实短租房的租客也就无意于此了。

而Uber在中国的遭遇,用政府围剿、腹背受敌来形容其实不为过。

世界上的两家共享经济企业在国内的生存现状,都不容乐观。回顾Facebook、谷歌在中国的经历,同享经济在中国的征服之路,是否会难逃宿命?

同享经济在中国的落地并没有风平浪静,在与国际价值接轨的过程中,中国总是慢了半拍。可喜的是,尽管慢,但它已躁动起来了。

我们先来看两个融资细节。

2011年,完全复制Airbnb模式的爱日租在烧掉千万美元的融资后,黯然倒闭,而国内同样模式但又接地气的小猪短租却活得不错。今年7月9日,小猪短租完成了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PP租车,国内的私家车分享平台,车主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将私家车的闲置时间与租客的用车需求对接起来。PP租车于2013年10月在中国上线,目前已有60万车主,超过100万租客,进入16个大中城市。在2014年拿到A轮1000万美元和B轮6000万美元以后,近期有报导称,PP租车已取得由天图资本领投的5亿人民币C轮融资。

适合国外的模式,照搬不一定成功。国外发展平平的模式,在国内也许就有机会。

其实汽车同享早就存在,美国的Zipcar是个比较具有规模的汽车同享公司,后面还有RelayRides、wheelz和发展较好的GetAround。但这些公司并没有形成像Airbnb和Uber一样的公司,这和国外的市场基础有很大关系。

PP租车在进入中国前进行调研,发现私家车共享是一个双边市场,车辆供需矛盾是发展的市场动力。美国70%的人拥有私家车,拥有1辆新车的成本较国内低很多,因此国外的租车需求量并不大。另外,国外的城市密度非常稀疏,交换车的成本大大增加。而在供需矛盾明显、人口密度高的中国,P2P的租车情势反而更容易推广。

因而可知,中国的共享经济落地并无问题,一些摸到窍门的企业,甚至活得阳光灿烂。

什么是核心关键点?

与共享经济在国外刮起的飓风相比,中国的共享经济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共享经济的中国创业者们,需要真正解读中国特色。

共享经济的核心基因就是信任。共享原来只存在于现实的社交中,朋友之间才有借用。

在国外,沙发客的旅行方式受到了一代人的推崇,并成为一种文化传播。即便没有完全的房间,一个可供落脚的沙发,也算旅行中的一种体验。但在中国,这类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极度缺乏,房东担心房屋损坏甚至遭受偷盗,不太愿意拿将房间分享给陌生房客。

PP租车刚进入中国时,一样遭受信任危机。CEO张丙军先把这种车辆共享模式带到新加坡运行了一年,才来中国试水。比较两个国家的市场后,他发现,在新加坡,诚信制度和信任关系都比较完善,车主不会担心车辆会遭到损坏,由于95%以上的人都是很友好的。

12下一页

白带多吃什么有用
白带多平时注意什么
白带粘稠有异味怎么办
分享到: